<sub id="pjfxn"><var id="pjfxn"><ins id="pjfxn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<sub id="pjfxn"><dfn id="pjfxn"><ins id="pjfxn"></ins></dfn></sub>
      <address id="pjfxn"><listing id="pjfxn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jfxn"><dfn id="pjfxn"></dfn></address><address id="pjfxn"><listing id="pjfxn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pjfxn"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jfxn"><listing id="pjfxn"><menuitem id="pjfx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jfxn"><dfn id="pjfxn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首頁 > 金職新聞

            金職中藥人:跨越半個世紀,踏千山嘗百草,大山課堂里尋覓“中華瑰寶”

            來源:錢江晚報 醫學院作者:陳素萍 杜雪梅 周飛騰 陳曉明時間:2020-11-05瀏覽:13設置

            “同學們,我們又要出發進山采藥嘍!” 10月28日清晨,旭日初升,白露未晞,在武義縣西聯鎮大溪口村的山腳下,一群來自金華職業技術學院醫學院的同學們集結完畢。

            放眼望去,在不遠處,起伏的山巒蒼翠幽靜,仿佛正張開懷抱,等著小藥童們前去探索。在專業老師的帶領下,他們頭戴黃頭盔,身著登山服,一人一鋤,結隊走進深山,開始了又一天的藥用植物野外資源考查實訓,去尋覓散落在大山里的各種道地中藥材。

            踏千山、嘗百草,堅持把課堂搬到大山里,這個每屆中藥專業學生上山采藥兩周的傳統,金職院已保持了48年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兩周時間,識別三百種以上藥用植物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上山途中,種類豐富的本草植株映入眼簾,望著一株株熟悉又陌生的植物,同學們紛紛瞪大眼睛,絞盡腦汁回想著課本上的知識。

            道路崎嶇,同學們興致卻很高昂,或并肩漫步于山野小徑,或彎腰穿梭在密林深叢,沿途尋找、辨識各種中草藥,探討、交流藥用價值,標本袋漸漸被裝得鼓鼓的。

            兩周時間里,學校要求學生都能識別300-400種藥用植物,掌握其形態特征、分類鑒別、生態生境、性能功效、用法用量,尤其要熟練區分容易混淆的中草藥品種,以防發生誤用事故。

            上山后,10人一組,采挖、拍照、記錄、裝袋。山路過于陡峭上不去?有人伸手。意外崴腳走不了?有人攙扶。山谷里,時常能聽見前面的同學提醒后面的同學需要注意的路況。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            下山后,活兒還沒結束,2人一組進行標本壓制。同學們聚首于農家庭院中,將采回的植物整理、修枝,盡量保持藥材根、莖、葉、花等原本的形態,小心翼翼制成臘葉標本。這個過程也是對采集的植物標本特征和課堂知識學習的再次回顧。

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學生紙質的中藥材標本,將作為永久性收藏,放在醫學院的中藥標本館里。這個標本館是目前全省高校最大的專業性臘葉標本館,除了供學校教學科研用,還吸引了很多中藥專家和學者慕名前來參觀學習,已成了金華乃至浙江的一個科普基地。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            “我們聘請來自金華、義烏、紹興等地工作一線的老藥師為兼職帶教老師,野外實訓采取‘白天野外實踐、晚上理論教學’的方法,涉及解析難點易混點,梳理提煉鑒別要點,科普野外生存技巧等多項學習內容。”金職院醫學院副院長潘惠英說,不單單是提高學生的業務水平和操作能力,野外實訓還能培養學生團隊合作精神和吃苦耐勞品質,將勞動教育融入日常教學,全面提升學生整體素質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危機四伏,帶隊的老師個個身手不凡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“飽肚子上山,餓肚子下山;空袋子上山,滿袋子下山”。采藥是個辛苦活,看著很有趣的野外實訓課程,遠比在學校上課辛苦。

            近山采藥之外,每次野外考察結束前,老師會安排學生進行一次走遠山。遠山的藥材標本多,對體力、意志卻是極大考驗。這個行程為20~30公里,早上七點多出發,同學們帶著水杯、干糧,在山中跋涉一天,下午三點后返回。

            擾人的蚊子,枝干間結網的毒蜘蛛,陰暗潮濕處可能存在的蝮蛇……表面寧靜的山林,實則危機四伏,同學們的造訪有時會喚醒這些大山里的原住民。帶著學生去野外實訓,老師和學校必定要承擔一定風險,面對各種意外。

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雖然已經非常重視安全預防,在多年的野外實訓中,金職院師生們仍時不時會碰到迷路山林、被山螞蝗咬、蜈蚣蜇,甚至被蛇咬等情況。

            有一年,一名姓楊的女同學忘記穿厚山襪,采藥時就被一條蛇咬了。當時,蛇一下就不見了蹤影,她只記得是一條黑白花紋的蛇。

            不確定是什么蛇,就算送到醫院也不知道用什么抗蛇毒血清,又是在野外,延誤最佳治療時機怎么辦?老師迅速在傷口上端用繩子結扎,并用針把傷口劃開,把毒素擠出來,同時開出藥方:讓同學們去找半邊蓮、七葉一枝花和蛇含。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            這些都是平常學過的草藥,很快就被找全了。大家在石頭上清洗、挑選,然后搗爛取適量藥汁給楊同學內服,渣外敷在傷口上。處理完畢后,男生們輪流將楊同學背回宿營地,并送往了最近的醫院檢查。

            師生運用所學救回一命,這個故事現在成了金職院醫學院的傳奇之一。不得不說,野外實訓帶隊的老師個個身手不凡,識得草藥上千種,除了處理蛇咬,在山上學生出鼻血、腳扭傷等,都可就地取材,服藥后片刻鼻血即止,腳傷第二天就能走路。

            從一堆堆不起眼的植株中,金職院醫學院中藥專業主任張慧芳,總能找出可以為同學們講解的藥材。

            負責野外實訓帶隊25年,她有過不少驚心的記憶,有一次,剛伸手想去剪一根枝干,低頭一看,發現一條竹葉青蛇就在手指旁邊的樹葉上,“這些年,雖憑借著極強的預防措施和師生專業素質,最終都有驚無險,但其間的辛苦和艱辛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深刻體會。”

            “即便有風險,好傳統不能丟!”但同時,張慧芳堅定地說:“未來我們還是堅持會做下去,因為這樣的實訓,能讓學生們收獲頗豐,對他們的人生成長也有好處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四十八年,師生足跡遍布浙江山野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“中藥專業學生,就必須跋山涉水,遍嘗百草,這樣才會有真才實學。”金職院中藥專業已退休的老師、中藥專業第一屆的畢業生羅國海說,追溯這個傳統的起源,還得從金職院醫學院的前身“金華衛生學校”說起。

            原金華衛校,是原浙江省唯一的國家級重點衛校。該校的中藥專業,創辦于1972年,堪稱浙江中藥界的“黃埔軍校”。自創辦那一年起,就有了每屆兩周野外藥用植物考查實訓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現如今,走過近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,中藥專業很多優良傳統被繼承了下來,“上山采藥”則是最有特色的傳家寶。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            “天下之事,聞者不如見者知之為詳,見者不如居者知之為盡。我們專業,中藥鑒別等實踐操作能力很重要。書本上的中藥圖片畢竟是死的,只有真正去野外觀察過、采集過,才能更好了解植物的模樣和藥性。”張慧芳說,她也是“黃埔軍校”的畢業生,每每談起在校時光,校友們都特別懷念野外實訓。“這是學習生涯中最艱苦,也是最長見識的一次經歷。當新一屆學生采藥的時候,不少校友還會專門趕來一起上山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只有親身體驗過,肚子里才會有真材實料。”張慧芳說,為了能讓學生全面了解藥用植物生態的多樣性,師生每年會前往不同的山野采藥,“我們還很注重對資源的保護,從不輕易采集瀕臨絕種的中藥材,也不會連年選擇同一個山。”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對于野外實訓,今年這屆學生的體會同樣深刻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朱武煉是班里采藥最積極的男生,10天采了300多種藥材,他說自己這幾天夢里都在背草藥名稱,“現場采識中草藥,容易讓人想到神農嘗百草。在科學技術并不發達的年代,各種藥用植物的功效幾乎都是通過實踐經歷一個個總結出來的。這個老方法現在一樣有用,置身在大山里的課堂,看得多、學得多,自然掌握得快、應用得好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正上山后,我才發現其實很多書上學過的草藥,不到實地采還是不認識。”中藥191班學生潘笑說,她家在平原,基本沒怎么看到過山,以前對草藥,只有書本上的模糊認識,“感覺在山上十多天學到的知識,能抵書本上一個學期的學習內容!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            “一句話總結這次經歷,就是‘哭著去哭著回’,開始是不適應而哭,后來是舍不得才哭。”在山里呆了十天,雖然盡量做了防護,班長王會瓊的手臂和腿上已經密密麻麻都是被蚊蟲叮咬的包,但她笑著說,“再過兩天,本周五實訓就要結束了,苦并快樂著,感覺最后竟有點舍不得離開山里了,我和同學們也越來越喜歡這個專業了。”

            48年來,金職院中藥專業師生走遍了杭州的天目山、千島湖,溫州的雁蕩山、烏巖嶺,麗水的龍泉山、九龍山、白馬山,衢州的古田山、仙霞山,臺州的括蒼山、天臺山……而牛頭山、大盤山、南山、仙華山等金華各縣市的每一座高山,更是留下了師生們的“尋寶”足跡。
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            可喜的是,憑借藥用植物識別野外實訓等優勢培養項目,金職院中藥專業培養了大批專業技術人才。比如,國內首批中藥特色技術傳承人才培訓項目培養對象名單上,浙江有10人上榜,其中9人就是金職院中藥專業畢業的校友。

            (編輯:奚亞妮)
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[關閉頁面] [打印頁面]

           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

            返回原圖
            /

            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,一本无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,中文字幕区一,免费A级毛片,超清中文乱码字幕在线观看